温暖的弦

不授权转载,完结全文链接在微博上,微博ID:温暖的蓝紫色。

【曦澄错嫁】我想和晚吟玩亲亲


【如果是第一次看暖暖的文,找合集看就好。】
——————
🍺🍺🍺错嫁系列,第三篇。

【没有什么事是酒不能解决的】
——————

  话说蓝宗主和江澄刚成亲那会儿,虽然是日常在江家的门生弟子面前相敬如宾,一转身单独呆在一起的时候,其实也是挺尴尬的。

  蓝曦臣不是话多的人,江澄也不是话痨子,为了避免尴尬,蓝曦臣在卧房里看书,江澄在书房里处理公务。

  蓝家人亥时息,对于每天都要批阅宗卷处理宗务过子夜的江澄来说,每次过了子夜回房,都有一种心虚感,一次两次后,也有了改进,在白天多处理些事,晚上早点休息,尽量不过子时。

  冬至前夜,蓝曦臣回云深不知处了,冬至对于蓝家来说,是一年当中较为重要的日子,全族上下的亲眷弟子都要集中在蓝家的祠堂里祭祖。

  泽芜君错嫁给了江宗主,这已经是修真界一桩茶余饭后的笑谈,一个个都在等着看笑话,也不知什么时候翩翩君子一个不小心惹恼了三毒圣手,那就热闹了。

  江澄怎么会不知道外人都抬着头等着看他和蓝曦臣的笑话,哼,越是想要看他们的笑话,他就越是要跟蓝曦臣相处的圆满,让你们这些伸长了脖子想要看江蓝两家翻脸的小人着急,真是安逸呦!

  蓝曦臣因为错嫁的事,蓝家这边也就不用宣布他出关不出关的,修真界还有谁不知他如今已经是江家主母的事,外头的人传他如今身为江家的主母,蓝家的长老们将他身为家主的实权都架空了,事实上,很多重要的决定,都是蓝景仪和蓝思追这两个小辈送到莲花坞让他亲自过目后,做出决定再送回云深不知处的。

  很多繁琐之事,蓝启仁不让他参与,就是下定决心让他在莲花坞好好的做他的主母,给他一年的时间,让他好好的反省一下。

  蓝家人口众多,冬至之日自然是热热闹闹的,中午有家宴,吃完家宴,蓝宗主直接被他叔父给赶出门,丢给他一句,蓝家的事你露面了就好,赶紧回去陪陪江澄,江家就只有他一人了。

  蓝曦臣心里委屈啊,叔父,我想吃了晚膳再走。

  可转念一想,自己如今名义上是江家的主母,叔父说的也有道理。

  莫名其妙的就有了一种归心似箭的感觉,回到莲花坞的时候,天色尚早,听大门口值守的弟子说,宗主天色未亮就去了祠堂,跪了一上午,中午祭祖后,一直把自己关在书房里。

  蓝曦臣脚步匆匆的王主宅走,在主宅的门口碰到江叔,江叔拉着他的手说,你赶紧去劝劝吧,都在书房里关了一下午了,送进去差不多有十坛酒了,再这么下去,伤身伤神的。

  一听有十坛酒,吓得蓝曦臣眸光一黯,江澄这是要把自己醉死吗?

  一向被蓝家的家规所束缚的泽芜君,估计也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失态,一阵小跑直接推开了书房的门,扑面而来的是阵阵桂花酒的香气。

  江澄侧躺在书房后边花厅的长榻上,醉意朦胧间,看见自己的媳妇竟然出现了,一身白衣翩翩,脸上带着几分焦急之色,朝他走了过来。

  “晚吟,你怎么喝这么多……”蓝曦臣也是一时着急,听江叔说他已经喝了十坛酒,对于酒坛子的理解是很大的那种,不小心一脚踢到一个,骨碌碌的滚到一旁,借着后窗的亮光,差点没笑起来,好精致的酒坛子,一手一握,大概是较大的酒杯一杯的料。

  江宗主海量,一下午喝了十大杯的酒,应该也没什么大问题。

  “你怎么回来了?”江澄坐起身子,双脚落在地上,一脸迷茫的看着他,“不是说明天一早回来?”

  蓝曦臣在他身边坐下,甩了甩袖子,有点不开心,“叔父把我赶出来了。”

  想起蓝先生对待身旁这位,就像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江澄一天没有翘起过的唇角微微上扬了些,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你也别怪先生,他是怕你还沉浸在过去没出来,所以,对你格外严格些。”

  “是我不争气,让叔父担忧了。”蓝曦臣的心情也不怎么好,伸手拿过他手里的酒坛,没等江澄开口,直接一口闷。

  “你们蓝家不是禁酒?”江澄也没要夺他手中酒坛子的意思,他自己心情不好,借酒浇愁,蓝曦臣的心情也不好,说不定喝上一点,心情能变好些。

  蓝曦臣还是头一次喝酒,这江家自酿的桂花酒回味甘甜,他砸吧了下嘴,有些稀罕的说道:“酒是甜的吗?”

  以往在清谈会上,泽芜君可都是喝茶的,历来如此,江澄听他这么一说,心里还嘀咕:果然是蓝家出来的,禁酒禁到现在。

  “好喝吧,这是我江家独制的桂花酒,喝了不上头,还回味无穷……哎哎哎,你不能当茶饮啊,你是第一次喝……酒……”

  好嘛,刚刚才开封的一坛酒,他才抿了那么一小口,剩下的全被他喝了。

  “好喝!”泽芜君的嗓门提高了些许,手里的酒坛子滚落在地,身子一歪,直接倒在江澄的怀里,睡着了!睡着了!

  江宗主原本悲凉的内心被这个事实冲击的丝毫不存,像是看怪物一样的看着怀中的人,酒量再差,也不能就这么着一口闷就醉倒了呀!

  难怪蓝家禁酒,看起来,蓝家的人酒量都不好。

  认命的把蓝曦臣缓缓放倒在长榻上,想起身回房给他拿一床被子过来,才走了两步,身后的人精神十足的叫嚷道:“晚吟,我们去划水摘莲蓬打山鸡!”

  江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缓缓转身,看到的是一双晶亮的双眸,好看的脸庞上挂着孩童般纯净的笑容,扑上来,抓住他的手臂,又是一身铿锵有力高低起伏的感叹声:“我们去夜猎!”

  装的?

  江澄严重怀疑蓝曦臣是装出来的,酒顺着喉咙吞下去,这么点的时间就醉了?

  “曦臣,现在是冬天,划水会冻死人的,没有莲蓬,山鸡也躲起来了,天色尚早,用了晚膳我们再去夜猎,来,回房歇歇……”江澄暂时按下了心头的疑惑,说不定蓝家的人喝醉酒就是这个状态呢,先礼后兵,要是蓝曦臣敢装傻卖疯,一个手刀砍他的后颈,让他知道知道三毒圣手的厉害。

  “晚吟,那我们去练剑可好?你江家的剑法翩若游龙,我早就想求教一番!”

  力大无穷的蓝宗主拉着江宗主出了书房,脸蛋红扑扑的,显然是醉了。

  江澄被迫跟着他走,出了门,就听蓝曦臣又大声嚷嚷着:“小鱼儿,把你家师父的三毒取来,我要跟他比划比划!”

  这一嗓子把在主宅里各司其职的仆人都吓了一大跳,神哪,这是春风化雨的泽芜君吗?

  江鱼儿平时在前院带着师弟们,虽然是江澄名义上的大弟子,可上头还有一大帮的门生客卿当他的师兄,他也一般只叫宗主,师父这个称呼,实在是有求江澄的时候才喊。

  这会儿正带着师弟们在前院摆龙门阵,隐约听到主宅有人喊他,还在纳闷,这人是谁啊,嗓门这么大。

  过了一会儿,主宅里的仆人跑来,气喘吁吁的叫道:“不好了,泽芜君喝醉酒了,正在主宅里跟宗主比剑,宗主叫你们赶紧过去帮忙。”

  呼啦啦,本来在摆龙门阵的小子们拔腿就跑,泽芜君和自家宗主比剑,天了噜,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没想到,身为江家的人首先看到这一盛况,生怕一个落后比试完了,这些个小子一个比一个跑的快。

  到了主宅,空旷的院子里紫白身影上下翻腾,宛如蛟龙出海,剑影交缠,看得一旁的人眼花缭乱,真是一场精彩的比试。

  “你们看着做甚,赶紧把他拦下来啊!”江澄趁着错身而过的空隙,朝着自己的弟子一声怒吼。

  江鱼儿一愣神,赶紧指挥师弟们一起上前想要拦住自家的主母,被一阵锐利的剑锋阻挡在外围,一个个跌得老惨,屁股着地,哎呦哎呦的惨叫声此起彼伏。

  “晚吟耍赖,怎能让弟子们帮忙!”蓝曦臣不乐意的叫嚷起来,身形极快的攻击过来。

  于是,一白一紫的身影笼罩在一阵剑雨残影中,不分胜负。

  这是真的醉了!

  江澄忍不住想要仰天长啸,不小心用力过头,把一株桂花树给削了脑袋。

  咔嚓,没多久,又是一棵桃树被他给砍倒了。

  如此这般打了半个多时辰,到底是修真界站在巅峰的人物,不分上下,估计再打下去,也只会是两败俱伤,然后,江家宗主的主宅估计要被拆了。

  “叔父来了!”无奈之下,江澄只好耍诈,趁着蓝曦臣分神之际,手刀朝他后颈落下,又狠又准,直接将人给打晕了,三毒一抛丢给江鱼儿,自己把人接在怀里。

  “从此以后,谁给他酒喝,我打断谁的腿!”江宗主怒吼一声,扛麻袋似的直接将人扛在肩上,气冲冲的把自家媳妇送回卧房休息,留下一院子面面相觑的弟子和仆人,恍然做了一场梦。

  入夜后,蓝曦臣醒了,完全不记得酒醉后经历了什么,温文尔雅的朝江澄道了谢,晚膳的时候,发现院中少了好几棵树,追问怎么回事,江澄面色不变的说准备换几棵树种,蓝曦臣便提议,不如种几棵白玉兰,江澄点头答应。

  真是惊险刺激的一天,他的媳妇回来以后,自己连片刻的伤怀都没有了,真是一个难忘的冬至日。

  后来,凡是江家的重大日子,蓝曦臣在江家的家宴上喝着特意为他准备的高山茶,再也没有碰过一滴酒。

  自从那次醉酒后,他和江澄的关系倒是亲近了许多。

  江宗主说,谁再给蓝曦臣喝酒,就打断谁的腿。

  呵呵,春天来的时候,他媳妇从云深不知处回来,又是被叔父赶回来的,也是凑巧,他正在亭子里喝酒,顺手就拿起他的酒杯一口闷。

  “蓝曦臣!”江宗主大惊失色,已然来不及了,就见他的媳妇儿倒头就睡。

  我的天,又来了!又来了!

  江宗主已经顾不得什么面子,又是扛麻袋一样的将人扛进了卧房,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将他放倒在自己的床上,这一次,绝对不要比试什么剑法了,会把房子拆的。

  对了,可以聊天,聊点什么。

  心里正在盘算着要聊点什么,蓝曦臣猛地坐了起来,又是那副干净清澈的眼神看着他。

  “曦臣,我们来聊聊小时候的事,可好?”江宗主清了清嗓子,脸上的笑容有点僵。

  蓝曦臣侧过头看看他,没说什么,倒是伸出手来,捧住他的脸,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叫了声晚吟,直接欺身而上,把人压在了下面。

  “我想和晚吟玩亲亲!”

  

——————

求评论!

说起曦澄色,手机来一张。
买的时候真没想到是曦澄色,等拿回家以后,才恍然,我的天,好喜欢,好喜欢。
同款手机的小可爱进来留个言❤

谢谢澄澄生贺手工组的小可爱,太漂亮了,暖暖会更努力为澄澄写出更温暖的文。

开奖了。

因为有重复的楼层,所以,这一次还是手写抽奖。

恭喜 @澄澄的小爱豆  @一生唯澄 两个小可爱,被我家可爱的二宝抽中。

请在十八号晚上九点之前私信我。

私信格式:

姓名

手机号

地址

一行一行的来,方便我复制去腾讯视频草场地下单的时候填写新的地址。

下次开奖,估计在月底,奖品为澄澄的最新徽章。


        【抽奖已结束,月底再见,评论区都是人才,句句祝福,不忍删除,就留着吧。】
        其实是个抽奖更新,只限国内小可爱!
        一大早收到 @一二三,叫兔子 寄给我的礼物,今儿真高兴啊真高兴,当背景的抱枕,是兔子送我的生日礼物。
        图二,曦澄的包包里,自己买的周边,努力打榜囤心得到的奖品,几位太太送的曦澄周边,不一一拍照了,怕你们一个个变成柠檬,嘿嘿嘿。
        嗯么么么,既然今天这么高兴,那就干脆抽个奖吧,就当四千粉福利好了。
        奖品为图三,曦澄最新版色纸,第一版的色纸我前阵子刚刚买,之前只以为是一张纸,哈哈哈,后来拿到后,就爱不释手了,真心好看。
        在评论里抽两个,自带楼层哈,顺带给曦澄排面,说一句喜欢的话,行不?
        晚上九点,让我家老大选两个楼层,大家一起乐呵乐呵。
        下次抽奖的奖品已经看好了,最新的澄澄徽章,可能不会带曦澄tag,给特别关注暖暖的小可爱的福利,只要特别关注了暖暖,暖暖发的不带tag的更新,都会通知的,说不定月底就再来一发抽奖。
        最后,有木有小可爱愿意为澄澄添砖加瓦,一起加入腾讯视频江澄doki打榜囤心,暖暖在打榜囤心群里等你哦!
        有很多新来的小可爱不知道怎么打榜囤心,来,看这里 @别开枪我真的是个小号 太太那里有doki囤心攻略,我复制了链接放在第一层哈,小可爱们点进去看看,澄澄需要你。
        那么,我们今天晚上九点开奖哈,第一层是我放的链接,第二层开始哦!
        占tag道歉!

云梦醋王江晚吟灵感一闪


聂宗主和蓝宗主坐在一起喝茶

聂怀桑:二哥,你是要脸,还是要媳妇?

蓝曦臣:……脸不要了,要媳妇。

聂怀桑嘿嘿笑道:那就装疯卖傻,不要雅正了。

江宗主:好你个蓝曦臣,居然装失忆骗我,紫电伺候。

蓝曦臣:……怀桑,我信你个鬼!


【云梦醋王】蓝宗主送礼开直播了

【不会看ao3文档的小可爱去看看暖暖置顶那一篇,自己动手找找怎么才能看到】
《云梦醋王江晚吟》系列文,第二篇。

不要被篇名骗了,跟你们想的不是一回事。
o(* ̄︶ ̄*)o

感兴趣的点击:🍉蓝宗主送礼直播间🍉

因为提早写好了,所以提早发了,祝小可爱们食用愉快。

最近暖暖只更新这两个系列文。

——————

求评论!

赠送别人东西,最想收到的不是谢谢,而是“快递到了”,身为有严重强迫症的暖暖就安心了,“噢,东西终于到达那个人手里了,放心了,放心了。”


暖暖不是什么大佬,就是个有点小闲的妈妈粉,肯为澄澄花钱,仅此而已,可也不是傻子。


谢谢喜欢暖暖送出去礼物的小可爱们,因为澄澄让我们相识,也是缘分,爱你们。


自从入了曦澄股,买啥都是曦澄色,不会做手工,只能买买买。
另外,想念里欧太太的第N天。

【依依你我·彩蛋·曦澄】迟到的生辰礼物

  🎂🎂🎂【错嫁系列文,第二篇】

  前文在合集里,点击上一篇即可。

  ——————

  被叔父抛弃在江家的泽芜君很是尴尬。

  云梦江氏的主母,这个身份实在让人接受不了。

  他是堂堂姑苏蓝氏的宗主,再怎么闭关想不开,那也是屹立在修真界顶端的人。

  和江澄拜堂成亲的这一晚,因为被下了药,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完全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所以,第二天白天还好,江澄忙着莲花坞的宗务,他一个人躲在卧房里,修仙之人一天不吃饭很正常的事。

  可到了晚上,江澄回卧房,两个大男人一见面,大眼瞪小眼,实在是尬到了不行。

  最后,还是江澄开口叫他到外室坐下,给蓝曦臣泡了茶,自己喝点酒,开场白就是:“你叔父把你丢给我,其实我也不想接手,但是,有你泽芜君当莲花坞的主母,总比我被段家骗婚要来的好一些。”

  蓝曦臣想把白玉瓷杯里的热茶往他脸上泼,你倒是直言不讳,我蓝曦臣下嫁给你,你江宗主脸上自然是有光了,可我丢脸丢到家了。

  良好的修养让他把想要泼茶的手死死忍住,抬眼看他,对上江澄调笑的眼神,不由有点囧,被人看穿了。

  “蓝涣,事已至此,我们就当是朋友之间相处一年,可好?”

  “嗯。”除了这个嗯字,蓝曦臣都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

  “我设身处地的想想,要是让我嫁给你,成了你云深不知处的主母,我估计比你还要尴尬,所以,莲花坞上下所有人,不会称呼你为主母,一声泽芜君是尊称,你可满意?”

  蓝曦臣有点惊讶,江澄竟然会下这样的命令,不禁深深看了他一眼。

  但是,江澄并没在意他打量的目光,端起酒杯轻呷一口,继续说道:“我虽然不是很习惯卧房里多了一个人,你当然也不会习惯的,但是,我们两个在一年里必须要习惯彼此的存在,对外,为了保住江蓝两家的颜面,自然是要鹣鲽情深的,对内,我们是好兄弟,如何?”

  鹣鲽情深这四个字说出来,蓝曦臣的老脸不由一红,在外人的面前,真的要装成很恩爱的样子吗?

  江澄对于他的神情变化不由得觉得好笑,堂堂泽芜君,脸红的跟小媳妇似的,假装的而已,至于这么害羞的吗?

  “长榻和床,你选?”

  “长榻。”

  江澄点了下头,心里盘算着,蓝曦臣的身高比他还要高出一些来,长榻肯定是要换新的。

  “蓝曦臣,你为了蓝家,我为了江家和金家,我们两个好好相处,一年而已,很快就过去了,说不定,一年以后,我们俩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说到这里,他自嘲的笑了笑,“即便成不了朋友,你蓝曦臣也可能对我有所了解,我并非外人口中那么不近人情。”

  期待什么劲啊,他要别人来了解他什么,他就是他,是屹立不倒的江晚吟,能接受蓝启仁提出来的请求,还不是冲着蓝家的利益去的。

  朋友?

  他的生命里再也不需要朋友,兄弟,再也不需要了。

  “……”蓝曦臣偷偷瞄了他一眼,清楚的从他的脸上看到了疼痛,心头一震,想到了观音庙的情景,蠕动嘴唇想要宽慰他几句,但又觉得自己站在什么立场上劝他呢?

  他什么立场都没有,不是兄弟,不是朋友,更不是莲花坞的主母,假冒的而已。

  “江宗主……”他轻叫了一声,“我能叫你一声晚吟吗?”

  江澄端着酒杯的手顿了顿,轻笑了起来,凌厉的眉眼柔和了不少,“我叫你曦臣。”

  蓝曦臣笑着应了声,当然也叫了声晚吟。

  就当是重新开始相识吧。

  都是男子,自然也放得开,江澄让人在浴房里多放了个浴桶,一年的时间,他身边的事物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虽然蓝曦臣当了江澄的新娘是意外之外,但是,蓝家和江家既然都已经认了,回门这道程序自然还是要走的。

  江澄和蓝曦臣御剑回云深不知处,身后跟了十几个弟子,都是手拿肩挑的,带去了云梦的土特产,把一向安静的云深不知处给折腾的热闹了一番。

  当然,这是在远离蓝启仁范围内,谁敢让蓝先生知道江家的弟子在云深不知处打闹,蓝先生的院子里自然是气氛安静,当长辈的人语重心长的对自家大侄子说了一大堆做人的道理,然后把他赶去寒室,整理些日常要用的东西带回莲花坞去。

  蓝曦臣觉得,打从自己记事起,叔父从没这么对待过自己,感觉如今的自己就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叔父怎么跟他说的,在莲花坞当主母,一定要时刻谨记自己已经是江家的人,要为江家的脸面着想。

  他还以为叔父会跟他说,在莲花坞当主母,时刻要记得自己是蓝家的人,不要丢了蓝家的人。

  名义上还是蓝家宗主的泽芜君垂头丧气的回自己的寒室去整理东西了,路上遇见小辈们给他行礼,他都觉得小辈们都在强忍着笑,唉,他怎么就这么倒霉,被段红绸给陷害的到这般地步。

  他在寒室整理要带走的东西,江澄和蓝启仁喝着茶,谈着江蓝两家的未来,修真界的未来,倒是相谈甚欢。

  蓝启仁以前觉得江澄自从独力扛起莲花坞后,就变得敏锐不宜接近,可如今一接触,偶尔从他的脸上看到少年时经常出现的那种开怀一笑,总觉得,江澄的内心里还藏着那个曾经肆意行事的少年。

  想起莲花坞覆灭,想起他的亲人一个个离他而去,想起他十七岁的年纪扛起了江氏,从内心深处不由自主的就对江澄多了一份疼惜。

  人心都是肉长的,蓝启仁在外人的眼里顽固迂腐,可他也是长辈,到了这个岁数,心里想要的不是宗族的繁荣,而是身边的亲人能够安好。

  要不然,他也不会在段家人的刺激下做出将大侄子留在莲花坞当主母的决定。

  回到蓝家,十几个长老围着他质问他怎能独自一人做出这样的决定来,难道不怕江氏挟持他们的家主做出对蓝家不利的事来,被他一顿劝慰,也都放心了。

  因为江澄的到来,蓝家家宴上的苦菜汤都少放了几味味道苦涩的中药材,用蓝先生的话来说,江宗主这才新婚,太苦的汤水,会让他下次不想来蓝家了。

  显然是把江澄当成了蓝家的女婿。

  蓝曦臣喝了快四十年的苦菜汤,头一次喝到味道这么清淡的汤,瞄了眼坐在身旁的道侣,晚吟,你的面子可真大。

  倒是坐在末尾的几个小辈用眼神交流着,蓝景仪朝小伙伴使眼色:朋友,我们得抱上江宗主的大腿啊,他一来,先生连苦菜汤都减少了苦味。

  小伙伴连连应声:对呀,对呀,一定要抱上江宗主的大腿,景仪,你不是跟金凌关系不错,我们未来的好日子可要靠你了。

  蓝思追坐在蓝景仪旁边,见着宗主朝这边看过来,赶紧在桌子底下拉拉蓝景仪的衣袖,好兄弟这么一提示,蓝景仪赶紧端正身姿。

  蓝启仁似乎铁了心不让蓝曦臣好过,用罢午膳后,就跟江澄说,云梦路远,还是早点出发好,等下次回云深小住几日,再好好聚聚,等于是赶自家大侄子走,连晚膳都没有留。

  委屈啊,蓝曦臣好想哭。

  好在蓝启仁亲自把他们送到云深不知处的大门口,跟江澄道了别,拉着大侄子到一旁嘀咕了几声,说得蓝曦臣面色严肃的一点头,然后被无情的挥挥衣袖道别,蓝宗主也只能御剑腾空,跟着江澄回了莲花坞。

  经过几日的磨合,江澄和蓝曦臣倒是算得上彼此关照,没出什么事,倒是莲花坞上下,有人不小心就会喊一声主母,让蓝曦臣顿时想要找条地缝钻进去。

  宗主大婚,迎娶回来一个主母,原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可宗主偏偏不许大家喊主母,一时间还真有点不适应。

  从云深不知处回来后,时间还早,江澄去书房处理宗务,蓝曦臣则是在卧房里整理东西。

  这一次他也没多拿什么回来,只取了些日常要看的书籍,还有一些贴身的小东西。

  如今的江宗主卧房,一榻一床,柜子里的衣服都是一人一半,外室里的书柜上也逐渐摆放上了蓝家的书籍,洗漱间里更是两位宗主的日常用品摆放的整齐,乍一看,像生活多年的恩爱夫妻。

  江澄午膳吃的不多,蓝家的吃食清淡,他还真不习惯,晚膳让人做了不少,回房后,宗主小厨房的人也把饭菜端到了外室,江澄在洗漱间叫了声内室里的蓝曦臣。

  等仆人摆放好吃食,还不见蓝曦臣从内室出来,江澄有点奇怪,难道是叔父临别的时候拉着他的手说的话起了作用,一定又是让蓝曦臣在莲花坞好好当主母。

  “曦臣?”他进了内室,瞧见蓝曦臣背对着他,双手不知道在忙什么。

  “别看。”蓝曦臣转身把双手往背后一藏,“我……”

  脸红啥?

  江澄一脸懵逼,这是瞒着他做什么呢?

  “我在给你做生辰礼物。”

  “?”江澄一脸问号,“我的生辰已经过了。”

  “叔父说得对,我的不严谨行为搅了你的生辰,原本又是生辰又是新婚,双喜临门的事,结果搞成这样,我得担起最大的责任,你是宗主,什么都不缺,我只好给你打个剑穗子,你别嫌弃,成不?”

  想着藏着掖着也不是事,反正快完工了,把藏在身后的穗子拿了出来,捏在手里给他看。

  江澄神情一滞,紫色丝线做成的穗子中间镶嵌着一颗白玉珠子,缓缓流动着蓝曦臣身上独有的淡蓝色灵气,这可不是什么单纯的剑穗子,而是注入了蓝曦臣灵力的灵器。

  “我很喜欢。”江澄握住他的手温柔的笑了起来,拉着他坐在长榻之上,“我看着,你来编,裂冰的穗子是不是也是你自己编的?”

  “晚吟喜欢真的太好了。”蓝曦臣满心欢喜的笑道,“我编的不太好,裂冰的穗子是本家的堂姐给我编的。”

  “多编就会好的。”

  次日,江宗主的三毒上挂上了一个精致的剑穗子,江家上下一片猜疑,据他们所知,他们家的宗主可是从未在三毒上挂上任何饰品的。

  当然,他们不知道,那是一份迟到的生辰贺礼。

  以后,泽芜君编穗子的手艺会越来越娴熟的。

——————

      斩尽三毒,方得澄心,祝我们的江宗主生日快乐。

——————

澄澄的生贺文,第六篇,我尽力了!

感谢一直红心小手评论三连一条龙的小可爱们,写同人纯粹是为爱发电,澄澄是原动力,你们是暖暖的外动力,有你们支持,真好。

希望我明年还在,继续为澄澄热热闹闹过生日。

求评论!